啦啦啦(≧▽≦)

【酒茨】一个脑洞

一个脑洞
#酒茨#
HE
阴阳寮设定
这是第一次写东西大概就是记个流水账式的脑洞……
【打完就发没有检查……有虫勿怪谢谢么么哒】
明恋茨木没记忆的吞x温和疏远带记忆的茨
ooc,非常ooc……我的锅……顶锅跑走……

一般来说,被融了的妖怪或者是刚刚变成妖怪还没有被抽成式神的妖怪都是喝了孟婆汤,才能进入卡池【划掉,就是那种备选的地方】等待着被抽中。

茨木因为在之前救过孟婆,他不想忘掉酒吞,就逃过了喝孟婆汤。

茨木追随酒吞几百年,酒吞一直拒绝他,无视他,心情烦闷的时候找他喝酒,茨木也会开心的不行,几百年的求而不得,把茨木的耐心一点点磨没了,他就决定去做式神,等到阴阳师去世之后再回来做妖怪(我不知道阴阳师会不会去世啊……会还是不会?),是不是心情就会不一样了……

然后被一个非洲晴明给抽到了,晴明的小破寮刚刚建起来,一切都靠茨木,打出来的最好的都给茨木,一步一步觉醒升星,慢慢的寮发展起来了,ssr也抽了好几个,酒吞一直没来。

茨木就是那种很温和的式神,最开始的时候大家以为他是ssr很高冷看不起别的小妖,慢慢接触下来,他竟然是那个最温和的大妖怪,小妖们都喜欢粘着他,他也愿意帮着姑姑带小式神,是寮里的狗粮大队长。

晴明一直抽不到酒吞,看着别人家的酒吞茨木一对一对秀恩爱,要不就是两个阴阳寮因为酒茨联姻什么的,就觉得他对不起茨木,也不敢在茨木面前提起酒吞,就怕他伤心,毕竟别家的茨木都是满嘴跑酒吞的状态,自家茨木不提,可能是怕伤害到他这个非酋的心……别问为什么晴明不和别家联谊,茨木和那么多的酒吞组过队,有一次甚至是4酒1茨!我家茨木就愣是没冒过一次星星和爱心什么的……阿爸心里苦啊……

有那么一天……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阿爸日常抽式神,刚刚抽完最后一张就听见阿爸嗷的一嗓子喊了声茨木快来!

等到茨木过去的时候,就看见阿爸从召唤阵里抱了一个1级小酒吞。茨木愣住了。

晴明开心的不行,自己终于给自己家的狗粮大队长抽到了挚爱!

晴明满脸的笑就准备把酒吞往茨木怀里送,茨木还在楞着,看见晴明这个动作,马上回过神躲了一下,微微笑着对晴明说了一句:恭喜阿爸又抽到一个ssr。然后就转身走回自己房间了。

酒吞刚刚被抽出来,就被妖怪嫌弃了,整个妖都有点不好了……阿爸本着不浪费ssr的原则,3天之内直接用库存的达摩给酒吞肝到了6星【我没养过6星啊……就当作寮发展起来了库存比较足吧】

其实酒吞这么晚被抽到,大概是因为找不到茨木,但却傲娇的觉得茨木会来找他,明明一直跟着自己的……最后听到小妖说,茨木喝了孟婆汤去做别人式神了!酒吞内心建设了好久的事物忽然崩溃……不行,茨木只能跟随本大爷一个人!然后就冲去孟婆那里喝了汤找到了茨木的气息,等着晴明抽卡的时候自己踹掉了本来应该被这个晴明抽到的小妖,自己去了茨木在的寮……

酒吞这几天组队的时候见过别的寮的茨木,都是对他冒星星,打架间隙还止不住夸他,叫他挚友,还说什么:虽然你不是我家挚友,但是也是挚友,挚友你有你的茨木了么?别着急会有的慢慢等,总会来的。

酒吞回到寮里在树下坐着感觉有点懵,信息量有点大,我和那个茨木应该在一起?别人的茨木都是粘着酒吞的?为什么我们寮这个不是啊?

一阵寻思……酒吞觉得……不应该啊……为什么他不喜欢我……都来这个寮这么多天了,茨木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明天要去见见这个茨木……
想着想着酒吞就在树下睡了……

茨木就在园子的角落里看着酒吞,告诉自己,不能重蹈覆辙,不要去烦他,几百年了,他都没有理自己,怎么,做个式神就在一起了?这不可能,远远看着就好……就好……

然后……

酒吞开始了解茨木,发现他简直是自己的小天使,然后追求茨木,每次感觉要追上了,茨木就会忽然很冷淡……说话不听,敲门不理

别人家茨木追着酒吞喊挚友,喊支配身体什么的,酒吞不求茨木喊支配身体,叫他一句挚友也行啊……

酒吞觉得自己寮里的肯定是假茨木,然后就找本寮神助攻红叶小姐姐吐槽,然后就一起喝酒,被茨木看见了,酒吞当场愣住了感觉像自己出轨被抓了一样。

茨木看见了也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多少世过去,酒吞心里只有红叶,自己自作多情些什么……然后自嘲的笑笑,就回屋了

这发展看的红叶一脸懵逼……酒吞啊,你不是说就快得手了么?你快在哪?快发展成哥们了是么,我的天酒吞你可别是个啥的吧……算了我看出来了你不用解释了……

后来……红叶小姐姐就把我们寮里竟然是酒吞追的茨木!这个天大的八卦分享给了小姐妹,当天传遍全寮!

后来酒吞叫茨木喝酒的时候,整个寮那眼神都盯着茨木,晴明的内心:寮里聚会就算是庆祝茨木6星他都没喝过酒,我家这个茨木就是不一样,不会答应你的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但是,茨木答应了。

喝酒的时候,茨木就看着酒吞笑,也不说话。酒吞一个人在那说自己和妖狐组队打大蛇,二突子就是二突子,仗着有大天狗撑腰,拿着火就去突突两下真是虐狗扒拉扒拉。  忽然来了一句:茨木你怎么都不说话啊!

茨木被忽然点到名字下意识说了一句:挚友……

茨木大概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起身走掉了……

酒吞还在回味那句挚友……

我的天……酒吞当场就快要炸掉了……

挚友……

我们寮茨木喊我挚友了!

我的天我是不是快要成功追到茨木了!

艾玛想想就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围着寮跑十全啊!

之后几天酒吞就乐呵呵的,去找茨木的时候茨木还是管他叫酒吞……酒吞安慰自己,没事的,茨木就是口嫌体正直!

在下一次约酒的时候,酒吞就挨着茨木坐下了【就当作以前是面对面坐的】,喝了不少他觉得茨木差不多是暴露了本性的时候,酒吞慢慢凑到茨木面前想来个深情的kiss直接俘获茨木小天使的心!嘴唇就要挨到了的时候,茨木一把推开酒吞,说到:酒吞,我拿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你这是要干什么!

酒吞当时的内心大概只有一句:滚特么的挚友!挚友谁爱当谁当!本大爷要做的是挚爱!不是挚友啊!

茨木内心:我的天,以前酒吞喝多了不这样……他是不是把我当成别的女妖了?呵呵。然后一个地狱鬼手,酒吞当场就剩了一层血皮。

茨木又心疼又难过……凭什么把我当别人的替身!

第二天早晨草爹出门路过樱花树,看见酒葫芦在那,又看见了残血酒吞趴在旁边……我的天……等把酒吞治好……酒吞那半个月就没笑过……

酒吞找不到症结所在,只能自己闷在屋里或者出门就虐大蛇,一呸呸起来忘了停,想起来的时候大蛇不是挂了就是剩了层血皮……

阿爸还在感叹酒吞的强劲

酒吞还在纠结自家寮里茨木的异常……

【按理说还想再虐虐……但脑子里空了……】

后来还是红叶小姐姐去和茨木解释了好久……茨木才知道其实酒吞是喜欢自己的,就是傲娇不愿意承认……
然后茨木和酒吞在一起啦!
虐的部分不想去想……想想就心里苦……